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随笔

倾听晚秋

时间:2017-12-08 15:04:54  来源:  作者:

因了对土地的那份情怀,时常独自行走。行走在村头,田埂,荒坡,甚至攀上陡峭的峰顶,除了寻觅和猎奇,更多的是体会行走的快感,当然,还有友人无法理解的倾听。

行走,不只能放松自己,有益于身心,重要的是在亲近土地时,充实丰盈自己。试想,换一身便装,抛下工作的紧张,放下生活的烦累,远离钢筋水泥的郁闷,摘掉时时羁绊的面具,走进花木葱茏、泥土芬芳的郊野,扑面而来的是清风,萦耳的是鸟语虫鸣,索性仰卧草坡,望苍穹高远,看白云闲闲,哪还顾得上应酬的针头线脑,那还有郁积的心烦气躁,一切都由他们随风去吧,我自散漫,我独逍遥。

当然,行走不忘倾听。行人的嬉闹,打架的狗叫,车辆的轰鸣,还有市声的喧嚣,这些都不能嫌弃,而更倾情的,还是聆听土地的声音,倾听大自然的天籁之音。

春寒料峭里,听房檐雪融的滴答,听春雨的淅沥,听春溪奔走的脚步声;听到了报春鸟的啼鸣,继而是柳荫里鸟儿求偶的婉转,还有雏鸟的叽喳喧闹;听荒坡草地上,追赶母亲的羊羔妈嘎嘎急叫,听负重的牛儿地里的哞哞,听犁铧翻起泥土的噗哧,听播种机在田间的浅吟低诵;听门口端着小米招呼雏鸡吃食的大妈的呼唤,听“豆腐来,刚出锅的热豆腐”“卖炭,卖炭来,卖炭”小贩的亲切招呼;听夏日树梢第一声知了的高嗓门,听村前荷塘里青蛙们欢快的和鸣。秋风乍起,田间路畔,听唧唧的虫声,线杆树梢,听告别的鸟语;恋爱着的柿儿、苹果和山楂,相顾无言,满面的绯红,泄露了彼此间遮掩了整个春夏的秘密;还有那零落在山坡地头的瓜果,裸露着被主人遗忘了的满腹委屈……

不经意间,走进了晚秋。碧云天里,飘来落叶的叹息。晚秋之晨,秋雨洒落,送来微微寒意。踏着满地的落叶,走出了小城的街口。多么盼望一声喜鹊的喳喳,几声斑鸠的咕咕,哪怕是麻雀们的叽喳,然而,除了风声,还是风声,陪伴风声的,都是落叶的扑簌,本来油亮的马路,落满了树叶,随着疾驰的车轮,黄叶翻飞,翻飞,翻飞远去的,还有我的怅然……

以往,我都是踏着鸟鸣出城的,绿荫下的小径,也挤满了鸟儿的叽喳。走在鸟声花语的小径,心里格外敞亮,精神倍加清爽,不时会跟缪斯相撞,路旁石凳上,打开写字板,就会落满大小词章。可晚秋时节,这驮载着诗情画意的鸟儿,难道一起逃遁去了远远的南方?

我是失魂落魄般,走进了城北那片偌大的树林,一片银杏林。微雨的浅浅光线里,那灿灿的银杏叶,泛着金光,还是让我吃惊了,让我怔住了—— 每逢清晨,我都是穿过这片浓密的银杏林,披着细碎的鸟语,再去北边鸟地的。在这儿,曾偶遇过金冠长喙的陌生戴胜鸟,也曾被林深处的猫头鹰惊起一身鸡皮疙瘩,更多的,还是喳喳的喜鹊和咕咕的斑鸠。这儿树多林密,这儿绿树浓荫,这儿藤蔓横斜,这儿人迹罕至,因之,这儿也是鸟雀的乐园,是隐藏着巨大隐秘的所在。从藤蔓缠绕的银杏林间穿过,所见所闻,往往会影响我去鸟地的情绪,这儿也就成了我去鸟地的重要过度地段。

而今,这片一眼望不透的银杏林,已不是往日俗常的碧树绿林,而是幻化成了满身金色铠甲的武士阵列,偶有枯的枝干斜出,那是武士们手持的戈戟,往日跟树林争抢地盘的草藤,已萎谢成武士们脚下的浮尘。真想不到,冷漠无情的秋风,冷酷肃杀的秋风,竟频发超常功力,把这片银杏树涂抹成了满园金色!这哪是枯枝败叶的晚秋,这哪是萧索凋敝的晚秋,这哪是凄风冷雨愁煞人的晚秋,分明蜕变成了莫奈、梵高笔下浓墨重彩的画布,分明魔幻成为了金碧辉煌的琼楼玉宇。


正当我伫立遐思,一位着了面包服,裹了头巾的嫂子钻进银杏林。她蹲下身,撑开袋子,收集地上的银杏叶。雨水浸过的叶儿并未焦枯,反而格外莹润,宛若捕捉飘落的黄翅蝴蝶,又像捡拾散落的金币。大嫂边捡边说:银杏叶是宝,降血糖降血压……又一对老夫妻背着柴篓进了银杏林,黄叶、绿叶,还有灰白叶,统统收进了柴篓,老人说,冬天喂羊。立时,我眼前浮现出儿时的情景,天不亮,母亲拽起熟睡的我,背了柴篓,挎了篮子,去马路上扫落叶,回来晒干了,打猪糠,叶梗渣子填进灶膛,温热了那个缺吃缺烧的年代。

随着又一阵落叶的唰啦声,银杏林透进了几缕阳光。一片金黄的银杏叶,飘入了我的脖颈,送来一抹清凉。我俯身捡拾了一沓黄叶做书签,欲让这蝴蝶的金色羽翅,激活我书房沉寂的书卷,同时,也拾起了串串生命轮回的哲思。银杏叶是美丽的,美就美在生命黄昏时光里的灿烂,美就美在飘落时的端庄与安详,美就美在零落成泥也留余香。我想,即使做不成银杏叶,缺乏银杏叶的药用和观赏价值,那就让你我做片普普通通的落叶吧,起码,也能为烧热锅灶增添微薄的能量……

踏着厚厚的落叶,走出了银杏林。咕咕,咕咕,阳光下,斑鸠醒了,叫了;喳,喳,喳,喜鹊也送来了沉稳而欢快的啼唱。倾听晚秋,一段醉心的时光。


发表稿:


正义网 |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| 检察日报检索


上一篇   下一篇 2017年11月24日上一期  下一期


■四时即景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倾听晚秋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王乐成


  因了对土地的那份情怀,我时常独自行走。行走在村头、田埂、荒坡,甚至攀上陡峭的峰顶,除了寻觅和猎奇,更多的是要体会行走的快感,当然,还有友人无法理解的倾听。


  行人的嬉闹,车辆的轰鸣,还有市声的喧嚣,这些都不能嫌弃,而更倾情的,还是聆听土地的声音,倾听源于大自然的天籁之音。


  春寒料峭里,听荒坡草地上,追赶母亲的羊羔嘎嘎急叫,听负重的牛儿在地里的哞哞,听犁铧翻起泥土的扑哧,听播种机在田间的浅吟低诵;听门口端着小米招呼雏鸡吃食的大妈的呼唤,听“豆腐来,刚出锅的热豆腐”;听夏日树梢第一声知了的高嗓门,听村前荷塘里青蛙们欢快的和鸣。秋风乍起,听唧唧的虫声,恋爱着的柿儿、苹果和山楂,相顾无言,满面的绯红,泄露了彼此间遮掩了整个春夏的秘密;还有那零落在山坡地头的瓜果,裸露着被主人遗忘了的满腹委屈……


  不经意间,走进了晚秋。碧云天里,飘来落叶的叹息。晚秋之晨,秋雨洒落,送来微微寒意。踏着满地的落叶,走出了小城的街口。然而,除了风声,还是风声,陪伴风声的,都是落叶的扑簌。随着疾驰的车轮,黄叶翻飞,翻飞,翻飞远去的,还有我的怅然……


  我是失魂落魄般,走进了城北那片偌大的树林,一片银杏林。微雨的浅浅光线里,那灿灿的银杏叶,泛着金光。在这儿,曾偶遇过金冠长喙的陌生戴胜鸟,也曾被树林深处的猫头鹰惊起一身鸡皮疙瘩,更多的,还是喳喳的喜鹊和咕咕的斑鸠。这儿树多林密,这儿绿树浓荫,这儿藤蔓横斜,这儿人迹罕至,所以,这儿也是鸟雀的乐园,是隐藏着巨大隐秘的所在。从藤蔓缠绕的银杏林间穿过,所见所闻,往往会影响我去鸟地的情绪,这儿也就成了我去鸟地的重要过渡地段。


  而今,这片一眼望不透的银杏林,幻化成了满身金色铠甲的武士阵列,偶有枯的枝干斜出,那是武士们手持的戈戟,往日跟树林争抢地盘的草藤,已萎谢成武士们脚下的浮尘。这哪是萧索凋敝的晚秋,分明蜕变成了莫奈、梵高笔下浓墨重彩的画布。


  又一阵落叶的唰啦声,银杏林透进了几缕阳光。一片金黄的银杏叶,飘入了我的脖颈,送来一抹清凉。


  我俯身捡拾了一沓黄叶做书签,欲让这蝴蝶的金色羽翅,激活我书房沉寂的书卷,同时,也拾起了串串生命轮回的哲思。


  银杏叶是美丽的,美就美在生命黄昏时光里的灿烂,美就美在飘落时的端庄与安详,美就美在零落成泥也留余香。


  我想,即使做不成银杏叶,缺乏银杏叶的药用和观赏价值,那就让你我做片普普通通的落叶吧,起码,也能为烧热锅灶增添微薄的能量……


  踏着厚厚的落叶,走出了银杏林。“咕咕,咕咕”,阳光下,斑鸠醒了,叫了;“喳喳,喳喳”,喜鹊也送来了沉稳而欢快的啼唱。倾听晚秋,一段醉心的时光。


  (作者单位:山东省临朐县人民检察院)



凤凰网.凤凰资讯:http://news.ifeng.com/a/20171124/53540910_0.shtml



新浪网:http://news.sina.com.cn/o/2017-11-24/doc-ifypapmz4496697.shtml


最高检检察宣传文化网:http://jcwh.spp.gov.cn/jcwy/sw/201711/t20171124_2107025.shtml


正义山东网:http://sd.jcrb.com/jcwh/bazj/201711/t20171127_2108832.shtml




上一篇:铁流 下一篇:青年岳飞是如何炼成的?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江歌案—从师爷到律师的法律职业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