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随笔

飘雪

时间:2017-12-08 15:35:57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入冬以来,天气越发的冷起来,虽有回暖,但全不是前几日光景,今天拉开窗帘,地面上洒了一些散碎的雪。随风在地面上荡来荡去。

    我的记忆中这是今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风乍起,又把雪吹得升起一点,仿佛白烟笼在地面。不禁打了个寒战,心里面已划了一个大大的冷字。

   我是在冬日的雪天出生的,可能从出生那一刻起,就注定怕冷,记得父亲讲过,生我的那天,格外寒冷,再加上当时农村没有什么取暖设备,我一落草,父亲就解开衣襟,用体温给我取暖。现在也是,怕冷。因之对雪,也是爱恨交融。

    雪在古人的诗句里,往往自成高格,如花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似玉,“千峰笋石千株玉,万树松萝万朵银” 静雅,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 足见中国文人对雪之爱,无以复加,遣句抒怀,百般颂扬。其实不过观照内心所感而已。

        我又想到三个跟雪有关的故事,一个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,杀了陆虞侯,离梁山越来越近了,一个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在雪夜里,划光火柴,照亮自己的天堂,还有一个,北丐西毒两大高手华山之巅,学中苦战,豪迈一笑,相拥而逝。

         雪早已停了,待我欲出门时已化的全无踪迹,其实他只是雪而已,无关岁月,不计流年。愿人心不似雪,要得高洁,但不要冰冷。郎朗乾坤,清白人间。多好!

上一篇:滑落的心语 下一篇:“陈小手”的悲剧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江歌案—从师爷到律师的法律职业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