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随笔

心无挂碍

时间:2017-12-08 14:21:00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。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 -《心经》


每年的这个时候,都是最心焦的时候,这种感觉对于十次名落孙山的冯无命来说,感触更深。冯无命来自农村,自小体力单薄,干不了农活。每每被父亲打完耳光,骂为废物的时候,他就在想,早晚有一天,我要证明我不是废物,我要发奋读书,努力考上状元,到时候看你们再小看我。于是父亲的责骂,变成了动力。冯无命决定改变自己的命运。村里有个何秀才,曾经进过京城,逢人便讲,京城如何繁华,如何热闹。对于十多年没走出过农村的冯无命来说,对那个山外的世界,充满了向往。秀才经常说的一首诗是:天子重英豪,文章教尔曹,万般皆下品。唯有读书高。

冯无命,有时候会怨恨父亲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,这也难怪,农村人取名字讲究撞字,即生孩子当天,出门撞见什么,孩子就叫什么,也是父亲会撞,出门碰见邻居杀猪,张屠夫正举着分筋错骨尖刀对那猪,念念有词:“老夫这一刀下去,管教你没命!”回头父亲就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没命,总算父亲还有点文化,不似张屠夫,觉得“无”比“没”文雅些,就改成了无命。

冯无命,可不认为自己无命,自听了老秀才的话,每日便去村里私塾偷听学习,觉得颇有心得,又央了父亲要去读书,父亲在他同意,不耽误家里农活的情况下,同意其去读书。没曾想这一读书到是春风得意,几年光景,一路考到举人,在县衙府里谋了个押司。生活境况也日渐改善,父亲虽时常仍骂他废物,但全不似小时候的声色俱厉,只是嘴里小声嘀咕,当然更不会扬手便打了。

人,是一种从不满足的动物,即得了举人,家业也稍有光景,冯无命便又想着去考状元,参加殿试。县城里又一位考了几年都未曾考取的举人,姓刘,冯无命便经常向其讨教考试之法,刘举人是县城里人,家里是做绸缎生意的,自小就跟着家里经常往省城跑。见识超凡,见冯无命来请教,且他也是个举人,便自以为是的倾囊相授:考殿试,你得知道策论的出题人是谁,需研究出题人近来研究四书五经的观点,按着观点去答,管没问题,近几年我知道,官方的观点,目前是朱熹朱老夫子的,讲究什么格物致知,通过我多年的经验,只要你努力研究好这个,就一定榜上有名。冯无命如获至宝,竟忘了,刘举人也是个考取多年都没考过的主。便经常带了礼物来刘举人处讨教。刘举人也乐得帮助。

没想到,冯无命即定了心要考,这一考就是十来年,次次名落孙山,这时候他却时常想起自己的名字,难道此生无命于功名,但他并没有放弃,仍是一次复一次的考,这一考就是十年,青丝变白发,有时甚至关自己在书房,半月不出,胡子长得像头发一般长。妻子也是个书香门第的人,便对冯无命说,你总听那刘举人的,他自己都还没考取,怎地会教出你来。我倒想了,反正,你在家也是闷学,什么也指望不上你,不若,你跟县里告个假,去州府里去看看,大地方,有学识的人多。总比这县里的强。

冯无命,虽有不忍离开妻子,但又舍不下这功名,便听了妻子的话,告了假,带了盘缠,辞了妻儿,去了州里求学。这一学就是半年,虽与妻偶有书信往来,大部分时间就是去太学听课,因太学的先生都是进士出身。颇通考试之道,而且精研程朱理学,冯无命感觉自己又长了不少见识,从此每日钻研程朱,觉得自己已经精熟于心,胜利在望。

每年的这个时候,焦虑的时刻到了,参加考试的生员们,也聚到一起讨论,今年策论的题目及自己的观点。不免说这个观点偏了,那个观点左了。有一生员看上去,颇有自信,听大家议论,便凑过来听,只笑不语,众生员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唯独他一言不发,冯无命便对他来了兴趣,便把他悄悄拉在一边,“我看老兄颇有自信,何妨分享一下自己的策论观点,这人仰天长笑道:我闻众人语,无一可取观点,须知今年策论的评卷人是内阁首辅徐阶,知道他的老师是谁吗?王阳明,讲究知行合一,所以凡答程朱理学观点的,皆考取无望。冯无命的心咯噔一下。

冯无命没有回家,在京城等着发榜。

榜出来了,仍是榜上无名,他昏昏沉沉的回到客栈,想起在家中辛勤劳作的妻子,回去将何面目以对,耳边又响起父亲那小声的嘀咕“废物!”遂把仅有的一点银两,买了两坛状元红,自斟自饮至半夜,期间或笑或唱,或喜或怒,或夸或骂,在满腮的泪水中睡着了,梦里,他梦见自己考取了状元,前面鸣锣开道,自己骑在高头大马上,很多街坊邻居都来看热闹,妻子站在门口,望着他,脸上笑成了一朵桃花.....


       

 

上一篇:一个二手理想主义者的死亡——评《天才枪手》 下一篇:人生是一首无言的歌——读书散记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江歌案—从师爷到律师的法律职业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