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随笔

情绪低落的时候

时间:2017-12-08 14:49:04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情绪低落的时候

  冬日的阳光无声照着我的办公桌,整个下午,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没有人来咨询,就像被人遗忘的金鱼缸,我就是金鱼缸中的一条锦锂, 悬停在狭窄的、透明的、漂浮的空虚中

  有时候,我躲在暗处,观察着金鱼缸中的锦鲤,他们的嘴总是不停地翕合,似乎吞吐着,或者是咀嚼什么,他们悬停在水中,一动不动。有时,他们摆动着长长的尾巴,换个位置。他们大而无神的眼睛一直注视前方的空洞。

   我觉得金鱼缸中的锦鲤活得很无聊,除了主人偶尔投食引起他们的争抢外,他们的日子是永远的平静如水、永远的单调乏味、永恒的寂寞空虚。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意义。假如他们能活一万年,再过一万年,他们依然还是今天的样子,对于他们来说,一万年的生命长度和一天的生命长度没有区别。

  而我是不是就是那条锦鲤呢?除了当事人来咨询、来委托,我会象被投食的锦锂一样活动一下,其余的时间,我能做的就是上网看新闻,查法条,等待顾客上门来投食。

  也许有一天,我会衰老到走不到法院的门口了,那时候,我再也不能执业了,律师事务所会结算我的应分得的酬劳,然后告诉我,社保局将从下个月起给我工资。然后,我收拾我的办公桌,打包我的文件,告别我服务几十年的律师事务所,回到家中,等待回归自然的时刻。

   我的一生肯定比锦锂的一生要精彩一些,我的活动范围一定比金鱼缸要大一些。但是,对于一万年的时间跨度来说,我的生命同样没有价值。


上一篇:《呼兰河传》——小镇里的童年 下一篇:恭喜你,喜欢上了法学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江歌案—从师爷到律师的法律职业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