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随笔

糊里糊涂的好人

时间:2017-12-08 14:23:50  来源:  作者:


说到国家呢,国家在古代从来不是公器,而是私器,那是私有财产。




皇帝装傻外人还能说啥呢?




故事大多数人都知道。不过我还是写写,最后说明一下自己的看法。不喜欢的话别喷。
   昨天讲到八王之乱祸首之一河间王司马颙以及他的大将张方的故事。今天再往回倒带,讲讲晋惠帝上位之路的小插曲。







   众所周知,晋惠帝是个傻子。大部分人都听说过,他曾闹过两次非常有名的笑话。其一是有一年夏天,一群人陪着他到后花园玩耍。吃过到一个池塘的时候,几只蛤蟆开始高声鸣叫,仿佛迎圣驾一般。惠帝很有点困惑,便问随从“引此鸣者为官乎,私乎?”意思是说,这叫叫唤的玩艺是私家的还是官家的呢?随从回答:“在官家里叫的,就是官家的;若在私家里叫的,就是私人的。” 还有一次灾荒,到处都有饿死的人。皇上听说了就问:“没有饭吃,他们为什么不吃肉粥呢?” 据说惠帝一生尽是被人利用、折腾、欺负了,但即使在有权的时候,也从没刻意做过什么坏事恶事。说到家,惠帝就是个糊里糊涂的好人。











   因为人糊涂,所以一上台就受皇后贾南方摆布,他也乐于不动脑。按《晋书》的说法,就是政出群下,纲纪大坏,货赂公行,势位之家,以贵陵物,谗邪得志,更相荐举,天下谓之互市焉。大家就是说贪污腐化,官官相护,被人称为钱权交易的社会。

   尽管惠帝傻乎乎的,当年还是被他爹晋武帝立为太子。因为这事儿,不少大臣都直言权劝。但国家不是大臣的,是晋武帝司马炎的,别人说再热闹也没用。况且身为臣下谁敢说得太直白?只是说:啊呀,太子有点宽厚朴实啊,这个,这个将来当皇帝有点那个那个啥吧。。。云云。有一次皇上请大伙喝酒,尚书令卫瓘借着酒劲儿,跪在皇上面前,用手摸着皇上坐的板凳说:“这座位啊,太可惜啦!”司马炎听出了话里有话,但打个哈哈说:“公醉邪?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你皇帝还特么装傻,外人还能说啥呢?







   这件事被记录在《世说新语》中。古人的注解中还引用了现在已经失传的史书《晋阳秋》中的一段记录,其实这段故事《晋书》中也有记载。大意是讲,开始想立司马衷为太子的时候,大家都说太子不能处理政事,卫瓘借酒醉劝谏,武帝装傻。但武帝为了堵大臣们的嘴,召开了专项会议,“令左右赍尚书处事以示太子,令处决。”就是说让人把尚书处理政事的文件给太子送去,让他模拟炒股。这试验做的,既不双盲,也不闭卷。太子彪呵呵的不知道咋办,可是太子媳妇贾南风知道咋办啊,作弊呀!开始请外面的学者代写,写完就想让傻孩子抄,给事张弘看了一眼说,这哪行啊?这特么都是引经据典的,大家都知道太子学习不好,你这么写,也忒假了啊!贾南风一听,感觉也是。于是张弘粗糙地写了一篇应对文章,倒也中规中矩。太子抄完拿到朝堂传阅,太伙一看,这也凑合事儿吧。皇帝大悦,心算放了下来。

   这样,东宫太子也就确定了。按说,司马火也是作弊出身的老司机,当初为争世子之位,拉拢一帮文化人给他出主意想办法,他能不知道儿媳妇在中间使了诈?装个傻搞个默契而已嘛。

   写了这么多,试着回答一个问题,为什么明知道儿子傻,还把皇位传给傻儿子呢?这还不简单?当时的局势是,众大臣明里暗里主张武帝把帝位传回给齐王司马攸,也就是武帝的弟弟。传给傻儿子司马衷,那是谪长子,名正言顺,倘若传别的儿子,那是庶出,说不过去。是为了家族利益还是为了家族利益,这道题很好做嘛。你家家财万贯,你儿子再傻,你能不传给你儿子,而传给你二大爷的儿子吗?






   说到国家呢,国家在古代从来不是公器,而是私器,那是私有财产。我家的东西,我家的天下,我爱怎么分怎么分,此乃一言之堂,设置太子岗位我说了算,跟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有毛关系?

   值得一提的是,借酒进言的卫瓘后来被贾南风整死了,就因为当初借酒说事,得罪了贾后(当然还有个原因是武帝当初想让儿子娶卫瓘的女儿)。所以可别瞎说话,说多了,起不起作用不知道,得罪人是肯定的。你特么爱让谁当太子就让谁当太子,关我屁事?

个人微公号 R_flag

上一篇:一枚“法律人诗社”徽章出炉记 下一篇:“十月一”祭祖扫坟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江歌案—从师爷到律师的法律职业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