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随笔

“十月一”祭祖扫坟

时间:2017-12-08 14:25:58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十月一”祭祖扫坟

   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,民间有祭祖扫坟的的传统。父亲有一年多的时间没回老家了,母亲远在四川给弟弟带孩子,有两年没回家了,二老年龄大了,对老家想念的很。趁着今天有空,把两岁的儿子交给妻子,我带着父亲回老家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烧些火纸。

   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开车花不了太长的时间,但是因为家里小孩小,我和妻子又都很忙,父亲一个人缠着孩子,整天忙的厉害,根本没空回老家。平时他也念叨,说老家的我大伯打来电话说谁谁去世了,才五十多岁,谁谁家里添了个小子……老家发生了很多事情。父亲还说母亲在四川生活的不习惯,出门就是上下坡,走路不方便,饮食也不如北方的清淡,很想回来。虽然父亲没直接提过回家的事情,但我已经看出来了。

     知道今天回去,父亲昨天还专门出去理个头发,因为天气太冷,感冒了。在车上的时候就说头疼。可是到了家里,光忙着跟街坊邻居打招呼说话,把病痛全放一边了。中午跟大伯一块吃饭,大伯喜欢喝点酒,父亲也陪着。我知道父亲也就一两的酒量,今天还感冒了,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喝的,但今天父亲陪着大伯喝了有四两。返程的时候父亲在车上才说喝酒导致感冒加重了,但考虑到兄弟间一年多没见了,为了不扫大哥的兴致,自己多喝了些。

    老家的院子荒凉很多,落满了枯叶,父亲打扫院子,我在一旁不停的拍照、录视频,把这些影像传给弟弟,让他给母亲看看,我相信她一定很欣慰。这里是我的老家,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,一看到屋里的那些老物件,就能看到我儿时的身影: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在这张床上睡,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床头上爬过一只老鼠,从那以后我每天睡觉之前我都要拍打床头,不让老鼠伤害我,有时候半夜里醒来还敲敲床帮,爸妈为此还嚷我。再到后来结婚了,爸妈高高兴兴的为我们布置了洞房,里面的喜字还在,还有红水壶、红被子,但很快我和弟弟有了孩子,也就把爸妈带到了城市,从此我们和他们就再不容易回到这个地方…..一看到这些,想想这些,眼圈就红了。

     爸妈在这生活了多半辈子,他们对家乡的感情应该比我还要深。我要多拍一些让母亲看看,也盼望着母亲能早点回来。


上一篇:糊里糊涂的好人 下一篇:落叶情缘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江歌案—从师爷到律师的法律职业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