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随笔

落叶情缘

时间:2017-12-08 14:27:46  来源:  作者:



 
喜欢落叶,真说不清缘由。


 
当秋风秋雨里,飘落第一片梧桐叶,我就幸遇了。这是片绿绿的叶片,巴掌大,叶面一层绒毛,背面有凸起的叶脉,那是给叶片供应营养的的血管,又是吸收叶绿素营养树干的通道。我把这片梧桐叶铺阳台藤椅上,晒干,压平,收进了我的书橱。紧接着,又有殷红的黄栌叶,微黄的柿树叶,指模般的槐树叶,古铜色的法桐叶,金黄的银杏叶,像尊贵的客人,飘然而至,纷纷进驻了书橱,收进了书册。秋叶与橱里、窗台的奇石互视共语,相映成趣,散发出出微醺的味道,书房立时也萦绕了暖暖的秋色。

 收藏秋叶,犹收藏珍宝,一旦上瘾,不可收拾。在家散步捡拾,出差途中也搜集。这会儿,又收集了栾树叶、女贞叶、朴树叶。当然,我更钟情的,还是榆树叶、杨树叶和柳叶。



 妻子说,淘古字画玉石古玩,是为把玩,还能换回本钱;你收藏树叶,一不用像古人,拿树叶记事写书,二来不喂兔喂羊,再说时间一久,颜色也暗淡了,没啥观赏价值。

 她哪儿知道,这树叶儿,寄托着我诸多的情思和说不清的回忆。

 打小,就吃过树叶。吃的是榆叶,还有嫩的杨树叶和柳树叶。记事起,家里没劳力挣工分,缺吃缺烧的。春天,捋了榆叶和杨树叶,掺了玉米面,蒸窝窝头或锅贴饼子。榆叶好吃,熬粥,干蒸,粘粘的,滑滑的。可嫩的杨叶、柳叶虽能吃,都有苦涩味。后来,我才明白,我家闲院子里,为啥都栽满了榆树,原来是树叶能吃,树皮剥了晒干,上碾砸碎了,也能熬粥吃。这都是长辈们被旧社会贱年缺吃吓怕了的。

 当然,春天时采来榆叶,用豆粉做豆沫子(小豆腐),再拿葱花油炒一下,用软和煎饼卷了,今天仍然是美食。有次“五一”前,跟尹樾老师去京西城外旧货市场淘书途中,偶遇榆树林,尹老师跳起来采了榆钱和榆叶,边走边嚼,连说香,甜,他想吃娘做的榆叶豆沫(小豆腐)了。榆叶,引发了我俩的乡愁。

 
儿时的秋收过后,就是去马路、去河边搂树叶的时节。搂回树叶,一来打糠做饲料喂猪,二来可烧火做饭摊煎饼。每逢天不亮,母亲就背上柴篓,提了柴耙子,去村东马路旁搂杨树叶。等我跟弟弟去接替,娘已经搂了十几堆叶子。然后,一篓一篓背回家,晒干了,用棍棒砸碎了,筛出细末做饲料,叶梗就成了柴火……


回忆是苦涩的,一如那杨树叶、柳树叶的味道。树叶虽苦,却能供养人,饲养家畜,还能沤肥肥田,让农作物长得更加茁壮。


在我,这树叶不但能观赏养眼,还能触发我的回忆,更能滋养我的精神,警示我不能忘本。



上一篇:“十月一”祭祖扫坟 下一篇:假如爱情和婚姻欺骗了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“高铁扒门”非罪的定论且慢下
  • 关于王小盾性骚扰的十个假如
  • 最全打官司攻略出炉!
  • 让“用心”成为一种习惯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买到的房屋与样板房不一致能否退房
  • 学校可以给堵门女停职吗
  • 莫将校园暴力欺凌当“玩笑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