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

虚假诉讼一场空

时间:2018-01-09 22:50:55  来源:  作者:

吴成新进城已经七年了,但从穿着,你无法辨别他是城市的新人还是原始的土著,作为一个从泥瓦匠起步的施工队队长,他参与了旧城区改造和新城区建设,见证了平地而起的一个新城市,现在经营一家建材公司,成新建材亮闪闪的牌子挂在建材城。


忽如一夜春风来,家家户户高利贷。


从善如流,吴成新跟着大刘和老崔把钱投到了嘉和园,新建的民宅加商铺,以房屋做抵押担保,吴成新想的是稳赚不赔。嘉和的资金链断了,嘉和园的房子又卖不出去,三线城市,房地产建设规模远超出消费需求,有价无市,价格虚高,但是宁愿捂盘也能不降价销售,况且消费者的心态都是买张不买跌,嘉和园有房子却没钱,土地使用权也抵押给了银行,现在只怕银行也着急上火呢。


去年年底,自己建材公司给大刘和老崔的防水工程公司作担保,没想到大刘、老崔都被高利贷套住了,自己硬生生还了200万。现在公司除了一批刚进的防水涂料并没有其他存货,以前作为材料供应商的项目工程早就封顶了,但材料款一直没有收回来,项目部经理电话永远处于占线状态。借了担保公司600万元,用来临时周转,想让大刘、老崔帮忙做抵押,两人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,手里只有两人在嘉禾园的房屋买卖合同和收款收据。


民庭的办公室总是这么热闹,一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办公室男女比例平衡,两男两女,二是所办理的案子多为家长里短,常有电视剧所见的狗血剧情,父子反目,兄弟成仇,邻里互殴,交通意外,触电身亡, 喝酒猝死等等人间悲剧,生活如此艰辛,所以幽默是生存之本,不治愈,便致郁;三老中青有年龄差距却无心理距离,讨论案子特别讲究严肃活泼,紧张团结,个个都是高级段子手,特别爱自黑。即使去年为了法官员额的考试考核,大家心里忐忑不安,氛围多少有点微妙,民事法官一家亲的欢乐局面也未受多少影响。“法官”对于每一个通过司法考试的法院人而言不仅是称谓、待遇,更是信念、梦想。


后来,一线法官基本入额,继续从事审判工作,日子也在继续。


宋安宁看着赵法官一路乐呵呵的进了办公室,冲着宋安宁喊,楼下有人找你呢,说是来送送达回证的,我帮你捎上来,人家还不干,说是非要和你说几句话,还是你亲自接待吧。


宋安宁蹬蹬下楼,看来当事人没有不满情绪。当事人是宋安宁前段时间审理的一个健康权纠纷案件,她说“就知道法院是讲理的地方,要求我们将送达回证寄回来,我觉得不还如亲自跑一趟,不能耽误事”宋安宁长舒一口气,老人家不容易,大老远的只为了来送送达回证,当如果事人都能诚信诉讼,能节省多少司法资源啊!,


顺眼望去,辆奔驰车停到了大门口,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人正和门口的法警争辩着什么,当事人通道和法院干警通道有差别,审判庭和办公区是分开的。这个当事人估计是因为停车位置的问题和法警起了争执。


宋安宁没多想,一会儿还有个庭,安宁拿了送达回证,往楼上走。


九点开庭,书记员不到八点四十多就早过去了,大热的天,早开空调也能凉快些,安检的门已经排满了人,很多当事人不理解,怎么现在去开庭还要安检,近几年发生了多起当事人携带危险工具进入法庭,威胁法官,扬言自残自杀或直接袭击对方当事人或法官的恶性事件,为了保障庭审秩序和当事人、法官的人身安全,启动安检程序,要求当事人接受人身检查,避免携带管制工具或危险物品进入审判场所成为通行的做法。


姚心兰在审判庭门外的长椅上休息,对着家事审判的牌子觉得没有在家时那般惶恐不安,心里默默回忆着和吴成新昨晚在床上练习的台词,“我们实在试过不下去了,这些年几乎是我一个人照顾孩子,家里的大事小事,他从不过问,除了给钱,别的什么也没有付出,现在更是变本加厉,连钱也不给了”,说是台词,何尝不是姚心兰的心声,“丧偶式育儿”这个词还真是形象贴切,儿子这么大,吴成新确实只奉献了一个精子。一时百感交集。


吴成新好不容易停下车,法院连个停车场也没有,如何为人民服务的,吴成新冲着门卫吵吵了白天,从医院到法院没有好停车的地方,想想看也是,人流量大的地方,建院时间又早,确实也容不下自己的大奔。转念又想到,这大奔今天起也不是自己的喽。


姚心兰和吴成新是一前一后进入法庭的,如果一起进门,怕是令人怀疑,不过早上出家门还是要一起的,彼此壮壮胆,姚心兰特意下了面条,抬腿饺子落脚面,也不知吃了面条今日的离婚又会怎样。


姚心兰沉浸在回忆里,接到法院传票的后,她一夜未眠。姚心兰是不想离婚的,但是债主天天上门,儿子和婆婆都跟着担惊受怕,儿子吓得直往自己身后躲,婆婆也一直追问自己,吴成新到底欠了多少债。虽说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可是家里的存折总共也只有十几万,剩下的就是这套别墅和奔驰轿车,还有自己的诚信超市,其余的财产,姚心兰从不过问。别墅不能卖,卖了一家人可就得睡大街了,车也不能卖,孩子上学怎么办?


“一定要离婚吗?”


“一定要离,为了咱们这个家,一定要离”


“要不咱去民政局吧,法院这个地方,我有点怕,人家法官也不是傻子,咱说啥是啥啊。”


“法院我熟,你忘了我讨要工资的事啦,民政局离婚,到时候债主还得起诉我们两个,到法院,法院确认了咱们的财产和债务的承担,以后你带着咱儿子好好过,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积攒的家业,不能便宜别人,得给咱儿子留着啊。”


“可我心里没底,电影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不就是例子吗?弄假成真了,去哪里说理呀!”


“我跟那个男的可不一样。”


吴成新狠狠得吸了口烟,他多少还是犹豫的,和妻子姚心兰结婚十年来,虽然平淡但安心,相互搀扶才有今日的体面,姚心兰是个能吃苦的女人,自己各地承包大大小小的工程,姚心兰照顾儿子和母亲,操持家务,还有模有样的办了个超市,诚信超市,取自己名字的谐音,吴成新心里是欢喜的,家里有个女人,才能叫家,吃了热汤热菜才能叫吃饭。


只是,过于平淡的日子过得久了,总想换换味道。


看到周围的朋友们大刘和老崔,都挽着小姑娘各种风光,吴成新的心也活泛了,香风吹过来,总痒痒,英雄爱美人,吴成新最喜欢的京剧是霸王别姬。吴家庙村最出名的不是庙,是人人爱文艺会唱戏的艺术情操,样板戏的红灯记,吴成新听村里的大娘大妈都唱的激情嘹亮。吴成新经常自比项羽,而吕艺茶吧的吕珊珊就是他的虞姬。喝多了茶跟喝多了酒一样,都会出事。吕珊珊原来只是茶吧茶艺师,现在成了茶业公司的老板娘。


吕珊珊是远近闻名的美人,性情温柔大方,做生意也很有头脑,说话也让人舒服,没有比较,就没有伤害,能力、姿色、心气远在姚心兰之上的吕珊珊,硬生生的把窗前白月光般的姚心兰比较成了桌子角的白米饭。


对于案情简单、争议不大的案件,法院在立案时进行案件分流,一般对此类案件由简易程序进行审理,吴成新的诉讼请求很简单,准予离婚,婚生子由其抚养;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。


宋安宁对于这类案件轻车熟路,审了八年民事案件,从没结婚的小姑娘到三岁孩子的妈妈,宋安宁感觉如同八年抗战,婚后随着对婚姻的理解,对于家事审判改革也就有了更深层次的体会,婚姻冷静期的设置还是很有必要的,婚姻死亡还是婚姻僵局,身在其中的当事人未必有超脱事外的法官清楚。冲动是魔鬼,相较于中年婚姻是难以为继的无法容忍,年轻的夫妻多数时候有意气用事的冲动,有了心结不是想修复还是想铲断连接重新开始,总觉得会有更美好的未来,似乎离婚就重生了。修复关系,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是家事审判的价值导向,也是审理家事案件法官的始终放在心里的那根线。


今天对簿公堂的是对中年夫妻,两人都很平静,女方一脸的倦容,男方神色肃穆,似乎也有难掩的心事。没有旁听人员在场,也没有聘请律师或委托其他的亲属作为诉讼代理人。


由书记员宣读完法庭纪律,宋安宁宣布开庭,告知合议庭组成人员,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,尤其强调了当事人申请回避的权利,正式开庭。


宋安宁一看男方吴成新,觉得面熟,这是早上与法警闹不愉快的那个人。再看名字,更觉得耳熟,“吴成新,无诚信呀”。作为合议庭成员,宋安宁两个月前参与了吴成新的一个民间借贷纠纷的审理,吴成新是担保人,也是案件被告,原告是一家公司,吴成新本人没有参加诉讼,诉讼代理人整个诉讼程序都很配合,抗辩的理由无非是没钱还,利息高等通常的抗辩理由。


男方吴成新,坐在原告席,宣读起诉状:“请求法院判决准予离婚,婚生子由自己抚养,对方按月支付抚养费,成新建材股权是个人财产,诚信超市商铺及物品、奔驰轿车、湖心居平层别墅是共同财产,应依法分割。”


女方姚心兰,眼神局促,略带不安,坐在被告席,毫无感情的答辩到:“既然他不愿意跟我过了,那我也同意离婚,但儿子必须归我,由我抚养,抚养费由吴成新承担,每月支付10 000元,一次性支付。吴成新公司股权系夫妻共同财产,诚信超市的商铺是我的个人财产。”


吴成新提出:“奔驰车、别墅、超市归夫妻共同所有,但是可以判给对方,折抵我抚养费。”


姚心兰表示:“离婚案件照应顾女方、儿童的权益,公司归吴成新所有,超市价值远远低于吴成新的公司股份,奔驰、别墅、超市应该归我所有,抚养费由吴成新承担。公司股份价值700万元。”


吴成新认可股份价值,同意除公司外其余财产均归姚心兰,并同意支付抚养费。


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,应当根据自愿和合法的原则进行调解。对于婚姻家庭类家事案件,更要进行调解,面对没有歇斯底里争吵的双方,宋安宁判断两人不过是一时的矛盾。离婚案件作为家事案件的最典型案件,由其特殊的审判规律,审判场所的设置较一般民事案件不同,所摆设标签不是原告、被告、而是爸爸妈妈,审判台是圆桌式审判台,其传唤当事人的方式也更为灵活,对于案情的调查,也体现出一些职权主义的特征。


对于两人都同意调解离婚,并分割财产的意见,宋安宁觉得不能太着急,陈述完最后意见,宋安宁宣布休庭,让他们再回去考虑考虑。


宋安宁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是不是已经习惯了当事人之间互不相让,剑拔弩张的激烈对抗,所以对于平和淡然的离婚夫妻不适应呢?还是说这里面有其他问题?而且如果没有记错,今上午两人明明是一起来的法院,可以一起来法院,感情真的破裂了吗?


简易程序三个月的审限,宋安宁想着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差不多,在工作日志上对今日的案件作了简要的记录,并在吴成新的名字上划了个问号。


吴成新出了法院门口决定让姚心兰自己走,今早上的女法官看他的眼神里满是审视,还是小心为妙,自己开车去趟吕艺茶吧。


吴成新对于法院有着莫名的情愫。从第一次讨债,面对包工头一脸难色时的无助仓皇,老法官目含安慰的眼神,到今日在法庭的镇定自如,侃侃而谈,吴成新自认为自己有了彻底的改变。诉讼离婚的消息,让吕珊珊深感欣慰。两人感情虽然一直很好,但是吕珊珊从未奢望吴成新为她的将来负责,男女欢爱情浓之时的承诺算不得数。但是吕艺茶业公司起诉了吴成新的成新建材后,吕珊珊知道事情有了转机,吕珊珊有意无意的暗示,让吴成新又动起了离婚的念头。


一周过去了,姚心兰和吴成新并没有消息。倒是吴成新另一个案子的承办法官喊自己去合议案件,出于自己的职业敏感,宋安宁对合议庭汇报了吴成新起诉离婚的事情。吴成新的这个案子本来是普通的民间借贷,常规案件,有借款合同,收到条,银行转账记录。对于借款的原因和细节,原告说得也符合逻辑,并无破绽,起诉公司和作为担保人的股东合乎情理。


人民陪审员李大姐长期在街道办事处工作,对于家长里短的各类纠纷很有心得体会,原来是人民调解员,现在是常驻法院的人民陪审员。


因为员额制改革组建民事审判团队,所以民事案由不再根据庭室进行分配,而是由审判管理系统随机分案,所以不同庭室之间为尽快熟悉其他案由,常常去其他庭室组合议庭,几个案件的庭审程序走完,不同类型的案件审理的庭审注意事项也就掌握了。


承办人张法官长着娃娃脸,看上去年轻,可是一开口,就晓得是个老谋深算的法官。这词用在这里丝毫没有不敬的意思,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审理案件,查清事实,理顺关系和案件背后的利益纠葛,枝枝蔓蔓拼得不是道德水准,而是智谋心机。当然自由心证,作出裁判结果,则必须有一颗公正的心,有时还少不了慈悲的爱。


股东作担保是通行做法,诚信建材的股东就是吴成新和周可斌两人,吴成新占股百分之70%。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。


“吴成新此时离婚是否为逃避此项债务呢。”承办人问道。


“会不会是假离婚?”李大姐说道,“现在呀,好多人为了分房子、逃避债务假离婚呢,女人也傻,男人一旦自由了,心就野了,收不住啊!”


宋安宁笑了,“李姐,哪有什么假离婚,不管是民政局协议离婚,还是法院诉讼离婚,在法律上都认为双方解除婚姻关系了,那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。欺骗司法机关,利用诉讼谋取不正当的利益或损害他人合法权益,不仅违反民事诉讼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,也会因妨害民事诉讼受到罚款、拘留的制裁,情节严重的触犯刑法,是构成犯罪的。”


李陪审员一脸难以置信,“这么严重呢,哎,没来法院的时候,觉得法官判案子特别简单,现在我是知道了,好多案子当事人就是瞪着俩眼胡扯,举头三尺有神明呢,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实事求是,我看新闻,听说那个彭宇自己都承认撞人了。”


张法官说道,“法院的判决更多是社会风气的反映,当然,诚信社会确实离不开法院的积极引导啊。”


宋安宁作为审判长,对承办人和陪审员说道,“鉴于吴成新两起案件的牵连,是不是稍微缓缓出判决,结案率固然重要,但是实体判决结果更重要,审限内保证结案就好。”


宋安宁决定找姚心兰好好聊聊,看看背后到底有没有隐情。


“姚心兰吗?我是审理你离婚案件的法官,上周我们见过面,有印象吧。这个周五有空吗?你的案子还有几个问题向你核实。”


“有空,我自己去吗?”


“那你准备和谁来呀?”


“我随口一问,我没请律师,只能自己去。我有空。”


宋安宁没有选择在审判庭接待姚心兰,而是选择了审判庭外的走廊,顺便给姚心兰点了杯咖啡。


姚心兰自认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可与宋安宁温暖坚定目光对视,不由心惊了一下。


“单独把你叫来,主要是和你聊聊你们夫妻感情的问题,看你们在庭审时的表现,我作为旁观者觉得还是很有感情的,你们这样分手,真的舍得?不会后悔?”


“我确实不想和他过了,他也不愿意和我过了。”


宋安宁见姚心兰抵触这个话题,更觉得奇怪,女人的倾诉的天性在适宜谈话的环境里会成倍放大,况且自己在一旁引导,姚心兰竟能闭口不提。


宋安宁单刀直入,“那对于财产你是怎么打算的,你希望法院如何分割财产。”


这个是排练好的,“这些年孩子一直跟着我,是我的命,孩子我绝不会放弃,养孩子,哪样不要花钱,房子、车子、存款、商铺、股票自然是归我了,他的公司给他好了,债务什么的我不知道,他的公司我也不过问,赚了赔了都是他的事,和我没关系。”


“他的公司确实欠了债务,现在债主已经起诉了。婚姻不是儿戏,离婚更不是儿戏。覆水难收,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。婚姻是受法律保障的男女关系。走出婚姻的城堡,男女关系只剩下道德的约束,任何一方都可以随时终止关系。”


宋安宁言尽于此。


姚心兰心意翻涌,差点就把心里的担心“如果不是真心离婚,法院是不是能判定婚姻关系自动恢复”说出口。


宋安宁的话触动了她心底的担忧,姚心兰决定去趟吴成新的公司看看,自己也好长时间没有去吴成新公司了。


老板娘大驾光临,看眼色的小兄弟赶紧给吴成新打电话,然后领着姚心兰进了吴成新办公室。成新建材虽然萧条,但井然有序。


姚心兰没有注意到公司的具体情况,对他而言,公司不重要,重要的是吴成新的心。吕珊珊想从办公室走出来已经来不及了,虽极力掩饰,但神色的不自然还是从略微凌乱的发梢传达到姚心兰的心尖。想着吴成新已经起诉离婚,吕珊珊多了份底气,腰杆也硬气了几分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我来看看你啊,怎么,倒不能来了吗?


“不是,确实是没想到你来。”


“有客人呀?”


   “我介绍下,这是吕艺公司的吕老板,女强人,很能干。”


“吕老板,你好。”


“这是我太太。”


“吴太太好。吴经理说笑了,混饭吃而已。”


“噢。既然你忙着,那我去大厅等你,你们谈完了,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


“吴太太,我们谈得差不多了,你们聊着,我先告辞了。”


“项目的事情容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

吕老板很得体的退出了。


姚心兰没听吴成新提过吕珊珊,但明显感觉吕老板和吴成新很熟,而且两人的神色也有些不自然。女人的直觉让她对吕珊珊有种天然的厌恶。


面对颜色煞是喜人的一桌菜,姚心兰没有胃口,问道:


“你们公司,谁起诉了啊?”


“我欠的债,担保公司。”


吴成新不打算告诉宋安宁,吕珊珊的公司起诉自己公司的事情。


“公司不是欠债吗?哪来的项目?”


“就是欠债,所以得想办法啊,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

“办公室碰到的吕总好年轻,好漂亮,衣服也特别好看,显得整个人很有气质。”


“我怎么没觉得她多漂亮。”


“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美女老板呀!”


“有什么好提的啊!就一客户,现在的女人都爱打扮,不化妆也好看不到哪里去。”


“那,她不化妆的样子你见过啊。”


“神经病啊。对了,你有没有催催宋法官赶紧结案啊!”


“怎么回事,我就随便问问,你什么态度呀,要催你去催,离婚的事是你提出的,我又没这个打算。”


“心里烦,你别多想啊!离婚是为了我们今后,总不能让你们娘俩跟着受苦啊,你打电话给宋法官,让她尽快出判决吧。”


“你莫名其妙。”


“好了。”吴成新顺势搂住姚心兰。


姚心兰觉察出吴成新的心不在焉,又回忆其今天的见面的一幕,内心不是滋味,心烦意乱。


吴成新想的是诉讼离婚,对吕珊珊也是一个交代,即使法院判决不准离婚,自己也至少努力过,吕珊珊也不至于太伤心,先把眼前的难过熬过去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此刻听到姚心兰追问吕珊珊,吴成新如坐针毡,不愿应对。


宋安宁决定再和吴成新聊聊。电话一响,吴成新立刻接起电话,宋安宁这时真如及时雨宋江,电话拯救了吴成新,吴成新驱车到法院。


约到了审判庭,宋安宁不想和吴成新绕弯子。“吴老板,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你的民间借贷纠纷案子我也参与了审理,虽然你没有到庭参加诉讼,但是你的名字我印象深刻。”


“宋法官,您今天找我过来,是为了离婚的案子还是为了民间借贷。真不想上法院来,这也是没办法,生意不好做,婚姻也没经营好。难啊。也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
“这话就客气了,这是我们的工作。”


“案子的事情,法院公平判决就行,她想要孩子,想要财产都行,我就想离婚,不过公司得给我,公司是我一手创办的,都是我的心血。她对孩子好,平时孩子也跟她亲,孩子跟着她我放心。当然您能把孩子的抚养权判给我也很好。我们性格不合,生活在一起也是折磨,现在她同意离婚,我就觉得很感激了。”


“你们的债务由谁承担。”


“我欠的债务自然是我承担,她欠的债自然是他承担,诚信超市的债务我不承担的,我公司的债务也不用她承担,公司的债权也归我所有。我们夫妻有约定,自己的负责自己的生意,夫妻各有各的收入。请您依法判决吧,最好能早点判。感情不好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。”


“你和吕艺公司的债务,在离婚诉讼中也是要体现的,这笔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你个人债务?”


“宋法官,这个没必要体现在离婚案件中吧,我们双方都确认了,公司股权是个人财产,公司债务是个人债务。吕艺公司本身也没有起诉我们夫妻俩,我是担保人,姚心兰又不是。我们夫妻财产独立。把姚心兰牵扯进去没必要。”


宋安宁看了吴成新一眼。


“宋法官,我呢,不是好人,但也不是坏人,感情不在了,我也不能坑了姚心兰,她同意离婚,对我们俩都好。”


“我觉得有必要请吕艺公司的法人代表来谈谈。”


“那是你们法院的事情,我现在虽然生意难做,资金周转困难,但是没打算赖账。”


“你放心,法院不会不让老实人吃亏。”


吴成新听到宋安宁说出句话,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


吴成新的话滴水不漏,宋安宁一时拿不准是自己多虑还是确有隐情。但是宋安宁记得父亲说过的话,“有时直觉很重要”。父亲是部队转业的干部,退休前做了一辈子的民事法官,没有深厚的理论功底,也没干出什么丰功伟绩,只是一地鸡毛的鸡零狗碎,但父亲很知足。父亲朴素的正义观,与群众打成一片的工作作风,潜移默化,深深影响了自己的思维方式。


姚心兰望着吴成新匆匆离去的背影,心中苦涩,转念又想“法院说的吴成新还有其它的案子,债主既然起诉了,还跑到家里闹什么呀。”


平时吴成新衣服,姚心兰并不主动收拾。只等吴成新说衣服该洗了,姚心兰方才送去洗。因今日去公司恰巧与吕珊珊打了照面,又想起宋安宁讲的话,姚心兰觉得这些年与吴成新疏于交流,懒于互动,初始创业时的艰辛还能共同分担,现在吴成新债务沉重,自己即使不能帮忙,至少可以给予慰藉,于是把吴成新春秋的衣服仔细收拾整齐,准备明日送去一起干洗。衣服里的收据被姚心兰细心堆在一起,怕遗漏什么重要东西。突然一阵凉风吹过来,吹得窗帘哗哗作响,姚心兰起身去关窗子,小票随着风散落一地,姚心兰俯身去捡单据,单据上的牌子有些晃眼,今日吕珊珊穿的也是这个牌子,价格不菲。难不成不是今天那个女人的,或者只是巧合,自己瞎担心。看着身边醉意酩酊,呼噜阵阵的吴成新,姚心兰难以入眠。想去翻翻吴成新的手机,发现吴成新的手机设了密码,自己试了几个都不对。


姚心兰按照吴成新的吩咐给宋安宁打电话,但不是为了让法院尽快结案,而是问问案件到什么程度了。


宋安宁看姚心兰语气有所缓和,就劝慰道“我就说嘛,看你们感情就很好,婚哪能随便离呀,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人生大事必须慎重。”


姚心兰叹口气,不说话。


宋安宁追问“你们到底为什么离婚啊,他有对不起你的地方?”


这正是姚心兰所担心的,万一吴成新真的不想复婚了,自己又该怎么办?债务还不了,除了离婚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这么做值不值得呢。


“宋法官,法律上如果两人离婚又后悔了,可以自动恢复婚姻关系吗?”


“这怎么可能呢?婚姻关系解除,是没有办法自动恢复的。”


“那要是反悔了该怎么办?”


“反悔了,只能去民政局重新办理登记手续。”


“如果不去办结婚手续呢。”


“不去办理婚姻登记,就是同居关系,不受法律保护,此时一方完全可以和他人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。婚姻不是儿戏,法律也不是摆设。”


“宋法官,我再考虑考虑,您不必急着判离婚。还有,您说吴成新欠了债务,到底是什么公司啊。”


“你,不知道吴成新的债务情况?”


“他可没和我说。”


“噢。是这样的。有家吕艺茶业公司起诉了成新建材,吴成新是担保人,公司和个人都是被告。”


“欠了多少钱?”


“本金600万。”


“不是担保公司吗?”


“茶业公司,老板姓吕。”


“是个女的?”


“嗯,是个女老板。”


吴成新明明说是担保公司起诉要债,怎么变成了茶业公司,他是在在骗自己。他为什么要骗自己呢?那个茶业公司的老板又是谁呢?想起手里那张信用卡签单和收费单据,姚心兰立即去了专卖店核实,小姑娘很热情,说那天恰好是她值班,一男一女来的,女的很漂亮,看上去像情侣;再去工商局查询,吕艺茶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吕珊珊。


吴成新说躲债是假,躲自己才是真,吴成新就是要骗自己离婚啊。但是那些要债的又是什么人呢?难道也是假的?不管怎样,婚是先不能离了。


第二天,宋安宁和张法官在办公室里把这几天遇到的情况通了气。


张法官说到:“我这里遇到了新情况,今天早上一上班,成新建材的代理人说和吕艺茶业达成了调解意见。吴成新并非想逃避和吕艺茶业的债务。吕艺茶业公司查封了成新建材的房产。成新建材的房屋不是租赁而是自建,双方签订的调解协议是要把房屋的所有权折抵给吕艺茶业”


“我刚和吴成新谈了,立刻就有达成调解意见的反馈,这事有点巧。”


“吴成新在离婚案件中避而不谈他和吕艺茶业的债务纠纷,姚心兰应该也不清楚吴成新和吕艺茶业的债务,会不会他和吕艺茶业虚构债务?”


“如果虚构的债务,那在离婚案件中就该提出来,让姚心兰一起背负债务,用房屋和车辆抵债,吴成新才有可能多分财产,达到虚构债务的目的,否则虚构债务有什么意义呢?”


“如果确实是真实的债务,没有在离婚案件中提出来,有没有可能是为了让姚心兰多分财产呢?”


“你是说夫妻离婚逃避债务?”


“但如果是为了逃避债务,完全可以选择协议离婚啊,走诉讼离婚这条路,成本高、程序繁琐、岂不是更有风险。”


   “吴成新看着可是个精明的人。”


“核实两个公司的资金流水了没有?如果是造假,必然有纰漏。”


“我调取了吕艺茶业公司和成新建材公司的银行流水,发现除这笔七个月前的分四笔打入的300万元款项外,无其他流水。吕珊珊在农行账户打给吴成新农行账户的几十笔款项,共计300余万元。但是吴成新在建行账户打给吕珊珊建行账户的款项更高,共计500余万元。同时,吴成新在最近半年的时间,账户有大笔现金提出记录。本来他们双方没有抗辩,没有申请调取证据,通常对于当事人账户的其他款项流水是不会主动审查的,但是鉴于本案的特殊情况,我还是调取了其他证据,


“也就是说不存在借贷的事实,300万有银行记录,但是同时吕珊珊尚欠吴成新200万,吴成新没有抗辩,显然不符合逻辑。”


“吕艺茶业主张出借款项600万元、300万元公司转账,300万元由吕珊珊转给吴成新,从证据表象看,确有600万元的真实记录,但是是不是借贷关系无法保证。”


“吴成新和吕珊珊的关系不简单。我怀疑,两个案子都有问题。昨天,我接到了离婚案件的女方姚心兰的电话,听口气,她现在对离婚的事情有动摇。姚心兰的态度让我产生了一个想法。


我们假设一下,有没有这种可能。吴成新虚构和吕艺的债务纠纷,是为了逃避其他尚未起诉的纠纷,和姚心兰离婚则既是了逃避债务,把部分财产转移到姚心兰名下,也确实是想和姚心兰离婚,而这也跟吕艺公司的老板吕珊珊有关。”


“你这么说,吴成新这个人,胆子可太大了。这样推测是不是太大胆?”


“我申请用审判管理系统和执行信息系统搜索了吴成新名下的案件,发现他是老江湖,涉及的纠纷确实不少,但是多前些年的案件,嘉禾园的一批名为房屋买卖实为民间借贷的案件也有吴成新,因为嘉禾园的房产被其他法院查封了,现在该案已经中止,还有一批人对嘉禾图被查封的房产提起了执行异议。


“吕艺茶业公司现查封了成新建材的房产。成新建材的房屋不是租赁而是自建,双方签订的调解协议是要把房屋的所有权折抵给吕艺茶业。”


“调解协议应该是对抗对对公司财产的执行,不会涉及到吴成新的个人财产,吴成新的个人财产只怕是早就转移到吕老板的名下了。”


“吴成新想保住自己公司财产,建材城虽然无现金流和存货,可有房产,有院落,只此一项,就足以让吴成新翻身,他完全可以继续融资。”


   案情逐渐清晰,但两位法官知道,这不过是两人的推测,不能就此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。


宋安宁刚回到办公室,门卫值班室的电话就过来了,说有人在楼下等了很久。宋安宁一问是姚心兰。姚心兰进了接待室,屁股还没做到椅子上,就对宋安宁说到,“我不同意离婚。为了孩子,我不想离婚了,千万不能判决离婚啊。”宋安宁看着姚心兰的黑眼圈,知道她昨晚没睡好


宋安宁不说话,看着姚心兰示意她继续说。


姚心兰却又不说话了。


宋安宁说:“你开庭时,非常明确的表示同意离婚,现在你不说明理由,我可只能依法判决。”


姚心兰还是不开口。


宋安宁故意说到: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其他的工作,不如你先回去,想好再说,你的案子我们会在审限内尽快判决,男方最近一直催我结案,说是拖得时间太久了,他太累了,希望早日解脱,好聚好散。”


“宋法官,别听他瞎说”


姚心兰再也忍不住,“解脱,他想的美呀,我现在不同离婚了。”


“噢,他骗你了。他怎么骗你了?”


“他想和我离婚,做梦!”


“这么说,你也觉察到有问题了。”


“ 宋法官你已经知道了是不是,我就说嘛,法官不是傻瓜,法院还能让你糊弄了。”


姚心兰把吴成新和自己谋划假离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
有了姚心兰的坦白,整个故事脉络更清晰了,于是和张法官就吴成新及其成新建材的近期银行流水进一步查询,并向吴成新所在物业进行核实,证实:


三个月前,成新建材所欠银行贷款到期,吴成新因为失信问题没有审核通过,无奈之下只能先还清贷款,其用嘉禾园的三份房屋买卖合同和收款收据、向担保公司进行了抵押,高息借款600万偿还了银行贷款。银行的房屋抵押权他项权利证书注销,吕艺茶业公司立即起诉了成新建材,同时申请查封房产。吕艺茶业公司打给成新建材的300万是吴成新为老崔、大刘还款临时周转的款项。吕珊珊的账户打给吴成新的账户的十几笔款项共计300余万元,是为了购买奔驰轿车按照4S店的资金流量,所进行的账户间相互打款的流水。担保公司知道嘉禾园被查封,所以来找吴成新让他用房产办理抵押手续,三番两次到吴成新别墅施压。


宋安宁通知吴成新再次来到了审判庭,此次不是开庭,而是宣判前最后的调查程序,是一次深入的交锋。


“我们今天再谈谈你的案子吧?”


“哪起案子?”


“两起一起吧?”


“你们也不说开庭,也不下传票,我可没有配合的义务。”


“是吗?”


宋安宁把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:吴成新和吕珊珊的银行流水记录、吴成新的消费记录、成新建材和吕艺茶叶的银行流水、查封成新建材的裁定、摆在桌面上时,吴成新傻了眼。


“吴成新,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?你听听,觉得不好,可以补充。”


“有个人的公司欠了担保公司,或者说一家经营高息贷款公司的一笔债务,他以与开发商的房屋买卖合同和收款收据为担保,但开发商资金链断裂,房产、土地被法院查封了,他与开发商本就是借贷关系,也并没有实际占有涉案房屋,极有可能他的合同的利益无法实现,担保公司急了让他还债,他也急了,他现在无钱可还,除了他公司的房产,和他自己的房产。该怎么办呢?


于是他想到了他和曾经与他有频繁的资金流水的另一个人,恰好这个人所在公司也确实曾在几个月前给他的公司打过一笔款项,于是他就要求这个人虚构了一笔债务。


与此同时,他又想到和自己的太太已经没有感情可言,于是就想一石二鸟,把她太太自己知道的财产留给他太太,同时达到离婚的目的。”


“法官可不能说没证据的话。你这样我完全可以告你。”


“我说了,我只是在说一个故事。你也别着急,不过,我觉得你有必要看看你太太的调查笔录。”


……


“她,她怎么能?”


“她胡说!她为了不想离婚,胡说八道。”


“是吗?她可是说的清清楚楚。再说,不想离婚,只要不同意离婚就行,何必再说别的?


“那我再提醒你看看你所谓的借款记录,你和吕珊珊的转账记录,你所谓的借款又是怎么回事?你给吕珊珊转账的200万你为什么不抗辩?你为什么不在离婚纠纷中,提出你和吕珊珊的债权债务关系?我觉得需要给你做一份更详尽的调查笔录。”


还有,我们法院立案庭的墙上有诉讼风险提示,很醒目的大字,我背给听听:


《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一十二条: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、企图通过诉讼、调解等方式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,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,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、拘留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
《刑法》第三百零七条之一: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,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或者淡出罚金;情节严重的、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
单位反前款犯罪的,对单位处罚金,并对其直接负责人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,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。


有第一款行为,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或者逃避合法债务,又构成其他犯罪的,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从重处罚。


“宋法官,别说了。其实昨天律师通知我,说法院没有当场出具调解书,我就知道事情不好。”


“你早该料到会有今天。”


“我没想那么多,只想眼前的问题,所以破釜沉舟。”


“破釜沉舟的项羽意气风发,但却难逃泪别虞姬,乌江自刎”


“他是无颜见乡亲”


“捏造事实,伪造证据,毫无诚信道义,的确无颜见乡亲”


“我也不想这样。”


“你不仅无颜见父兄,更无颜对你妻子。”


“我……”


“昨天我回家时,她留了张条说是去她爸妈家了。”


“你妻子是个好女人,她告诉说,从没有怀疑过你,你的东西她也从来也不碰,她自认为没有办法帮你,想着更体贴的照顾你,却翻出了你送吕珊珊的高档成衣的票据,这些年你从来没有送过她高级成衣”


“我对不起她,但是我从来不管她花钱,她穿得漂亮,我看着高兴,什么样的好东西,她喜欢买就行,我绝不多说话。”


“恩,她说你是很好,就是不愿意和她多说话,更不愿意多看她,但这些都没有关系,有你,就有家。你好的时候,她不离开,你不好,她更不会离开,她不能失去你,失去你们的家,没有你,家就散了。”


“你和吕珊珊去买衣服那天,是她40岁的生日。”


……


“她和我说你如何讨要第一笔工资,如何开办建材城,如何创业,如何帮忙她上手经营诚信超市,儿子说起他的父亲一脸的骄傲崇拜,母亲念起自己的儿子,满心的欢喜欣慰”


“唉!我也忘不了如何讨要第一笔工资,忘不了审理我案子的宋一平法官。那是个好人。”


“宋一平法官?”


“恩,你认识他?他该退休了吧。”


“很熟,是家父。”


“您父亲?”


“是的,我父亲。”


“那时候,刚出来干活,对方巧言善变,我嘴笨,只能实话实说。您父亲对我和颜悦色,帮我调查取证,他‘说不能让老实人吃亏’,案子胜了,我很快就拿到工资款,”


“不能让老实人吃亏,我父亲常这么说。”


“但是,现在你并不老实,对不起你的名字,诚信!”


“他们也不是老实人……”


“他们也许算不得无辜,但不是你违反法律的借口,法院保护的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维护的是社会的诚信秩序,虚假诉讼的行为是要受到法律严厉制裁的。”


“我错了,我不该欺骗法院,也不该欺骗我妻子。”

上一篇:利用自己的车辆运送农民工上下班依法不构成犯罪! 下一篇:生命技术公司诉普洛麦格公司纠纷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江歌案—从师爷到律师的法律职业思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