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

一妇当关,万夫莫开:高铁挡车事件有感

时间:2018-01-12 08:23:05  来源:  作者:


很久不曾再就世事杂谈什么,或者因为懒,或者因为忙,或者也因为看淡之后不以为然,也知道随着时间流逝而万事终归寂然,于是笑笑而作罢。但今天忍不住提笔,想先谈几句关于近期刷屏的几件事,然后看看它们构成的拼盘到底有否内置的某种关联。


这次先要谈的是“高铁挡车”事件。所谓事件,并不复杂:某家三口匆忙赶车误点,丈夫被拦,妻子发飙,幼女惊惶无措,高铁被迫延时。坊间当然大多是骂声一片,官府也有最新处置结果。此类事件虽然预计不过三天就会同样寂然,但此时此刻仍有万千吃瓜群众,拥堵网络之间围观议论。我,也是瓜众之一,也想叽咕几句


我首先难以理解的是这位女子何以持有如此强势的“权利意识”。她在激烈动作的挡车几分钟内,一妇当关,万夫莫开,置其他乘客共同权利与列车潜在风险于不顾,而哓哓然于一己之私。


在她的言行与逻辑中,“我”字显然是个特大写,不顾其“我”的一切制度设计和规则体系,都是对“我”的非难,“我”成了这个制度设计和规则体系的牺牲品。所以,当她得知后来被原单位(某小学)停职时,她仍能对媒体振振有词地进行申辩,申辩措辞乃至近于发出控诉。


我不知道这位女子所受的教育,是否有过最基本和最底线的规则教育?以她任职于学校而言,此种教育应该不曾缺位。那问题就应当在于,像她这类受过教育的人士,在事涉自身的情境下遇到所谓规则时,乃是进行功利主义性质的选择性适用:于己有利的必得设法求之(譬如反复要求乘警给检票员打电话让其丈夫放行),于己有碍的必得设法祛之(譬如一再动作激烈拒绝下车并以脚卡门阻碍列车关门)。


然而无论其中哪一种情境,“我”之被特大写而覆盖“我们”,都是赫然入目、悚然惊心的。


话题延展开来。在视频激烈争执几分钟期间,那个未被打码的女孩引发我莫名的恻隐。她惊慌失措地看着妈妈跟乘警激烈交涉,幼小心灵在此瞬间之所承受的冲击,想必会成为此生难忘的负能量之一。此视频在广为流传的过程中,无辜夹在其间而被牵连的种种负面影响,必将构成对其幼小心灵的二次伤害——在孩子心目中,父母应该是神一样的道德存在,这神的垮塌竟却是如此迅速而张扬。而这种伤害的源头或肇因,也在其家长之理应正面进行言传身教的那个被特大写的“我”。


话题继续延展。因缘看到某篇文章以“同情的理解”态度,先将该女子纳入所谓“绝望主妇”范畴,再将该问题根源推诿于包括检票员与乘警在内的“权力部门”,从而替其失当的言行举措进行辩护。另一篇文章则从该女子事后申辩的理由出发,反诉列车检票部门蔑视旅客权利、人性如何冷漠,然后引申类比权力腐败情境下的潜规则,来论证该女子是“用撕掉自己的尊严为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”。如是种种,不一详论。


我相信,这类申辩文章之本意并非“洗地”,毋宁说是一种怨愤移情的借题发挥。然而,这种旁观式的替人辩护,既弄混了问题的起源,也混淆了问题的实质。该女子一家之耽误时间进站,是种种主客观因素的共同结果,并非此后高铁所涉“权力部门”之作为或不作为所致,因此这类怨愤移情地指斥“权力部门”的辩护策略,在此就事论事的具体事件中,没有可供着力的支点。而诉诸批判另类特殊情境中的潜规则,藉此对应作出同情式的理解或支持,同样是不得要领乃至荒诞无稽的,大概类似于“和尚摸得,我摸不得?”阿Q式性骚扰逻辑。


我有时在想:倘若此事未被其他人士拍摄并传播,或者坊间舆情并未随之发酵而起汹涌,这位女子恐怕非但不会意识到其“我”之害,反而还可能将其视为某种“为权利而斗争”的正当做派,据此而向自家孩子、进而也向社会传递或明示这种一己之私的“我”的价值。


北大学者钱理群先生在多年前提出“大学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,此话当时振聋发聩,如今反而见怪不怪,原来不仅仅是在“大学”阶段开始培养,可能在“小学”阶段就已起步;大学之所承接的这些利己主义者,不过是被精致培养出来的半成品;社会之所承接的这些利己主义者,则是被大学继续精致培养的再加工品。


这种精致倘再加以强势,便是此次一妇当关而万夫莫开的场景写照了。易言之,此种场景之在舆情上的撕裂状况,也预示着这个时代关于特大写之“我”和被小写之“我们”的精神撕裂。


一个值得向往的社会,理当求仁得仁。而毁掉这个向往,莫过于特大写的“我”在此“求我得我”的撕裂中被曲意伸张而挤兑掉被小写的“我们”。


上一篇:完善法官业绩考核评价机制 下一篇:审判员与陪审员分工:同等地位不同于同等作用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送别【反贪即将转隶有感】
  • 知网免费论文下载入口——免费下载
  • 新形势下监察委的工作思路
  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的解读
  • 从沙普爱思滴眼液看广告市场乱象
  • 150,一个神秘的数字
  • 公诉人的现在与未来
  • 白莲花的有效使用范围—《第一滴血
  • “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”凶手会被
  • 个人主义的崛起——霍布斯《利维坦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